cnBigger.COM
因为逼格儿 更有逼格

电动卡车竞争升级 卡车自动驾驶还有多远?

电动卡车之争

2017 年 11 月,特斯拉发布旗下首款半挂式电动卡车 Semi,预定上市时间正是今年。

特斯拉电动卡车上市的时间表还未更新,市场竞争已日渐升级。

去年年底,荷兰卡车制造商 DAF 将第一辆 CF 电动卡车交付给荷兰连锁超市巨头 Jumbo 使用;德国商用车制造商曼恩将旗下生产的 eTGM 电动卡车交付给保时捷,负责 LGI 物流集团与保时捷工厂之间的货物运输;继去年推出两款全电动 Freightliner 卡车后,戴姆勒公司于年底在洛杉矶交付了首辆电动货车 Freightliner eM2,Penske 卡车租赁公司将帮助戴姆勒在正式投产前测试这款货车。


DAF 交付全球首辆全电动卡车

纷纷交付之外,还有摩拳擦掌的布局者。

2018 年,沃尔沃共推出了三款纯电动卡车:FL Electric、FE 系列电动卡车(用于市区重型货运和垃圾运输业务)和 Vera 自动驾驶电动卡车(用于港口和大型物流中心)。据了解,前两款电动卡车都将在今年上市,其中 FE 系列电动卡车将于年初在德国汉堡投入使用。此外,据外媒报道,基于 FE 相关技术打造的电动卡车“VNR”已于去年年底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开始为期一年的测试,预计 2020 年正式进入北美市场。

蛋糕看起来大,大家都想分一杯羹。国内的战役早已打响。

据悉,去年 4 月,中国重汽集团全球首台纯电动无人驾驶集卡 HOWO—T5G(L4 阶段)在天津港投入试运营。此前,福田、东风、一汽解放等商用车企均已着手布局推广纯电动重卡。

此外,电动车初创企业奇点汽车计划于今年年中推出其首款产品,到 2020 年开设自己的电动卡车工厂,并将年产量提高到 5 万辆。

除了卡车巨头和造车新势力,入局者还有虎视眈眈的老牌车企。

以比亚迪为代表的整车企业的纯电动重卡产品,已相继在国内交付并开启试运营。据悉,2017 年,比亚迪凭借两单合计 52 辆纯电动卡车订单,成为全美最大的纯电动卡车生产商。去年 5 月,比亚迪与巴西废弃物品管理公司 Corpus 签订了 200 台纯电动重卡订单,这也是其在海外市场斩获的最大纯电动卡车订单。

据了解,日产汽车公司也已经与东风集团合资开发电子卡车产品线,雷诺汽车与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的新合资企业计划将于今年开始,拟在两年内推出三款电动送货车。大众在 2018 德国汉诺威国际商用车展览会上推出电动卡车 E-Delivery,拟于 2020 年在巴西投产。

卡车自动驾驶还有多远?

电动化的同时,自动驾驶的潮流也席卷着卡车界领土。

今年的 CES 展上,戴姆勒公司发布了搭载 L2 级别自动驾驶技术的 Freightliner Cascadia(重型长途卡车),将于今年 7 月份量产。根据外媒报道,戴姆勒公司的自动驾驶卡车将在 2019 年上路。


戴姆勒 Cascadia 卡车

尽管 L2 级别的技术离真正意义上的自动驾驶还有距离,但踏出的是必要一步。

戴姆勒公司在本月 8 日宣布,将在 2019 年投资 5 亿欧元(约合人民币 39 亿元),用来研发自动驾驶卡车,未来还会加速研发 L4 级别自动驾驶卡车,并计划雇佣大约 200 名员工来研究自主卡车运输解决方案。

此前,沃尔沃卡车主要在深矿开采、垃圾回收、农作物收割、特定长途运输等场景运用了自动驾驶技术,并研发了Platooning(车辆编队)技术。去年 9 月推出的 Vera 无人驾驶电动卡车(目前为概念车,尚处于研发阶段)直接省略掉驾驶舱,仅保留了尺度载具和拖车的部分。


沃尔沃电动卡车 Vera(概念车)

而特斯拉的 Semi Truck 尽管质疑不断,在未经量产以前,就已经拿下沃尔玛、UPS、Anheuser-Busch 等定单,也在于其自动驾驶功效带来的吸引力。据官方介绍,Semi Truck 装备了加强版 Autopilot,带有自动紧迫制动、自动车道躲避及后方车辆碰撞预警等功能。

两条路都通了,但不好走

玩家们前仆后继,但无论卡车电动化还是自动化,都不是一片既成的沃土,要面临的问题仍不少。

首先,在电动化进程中,电池续航能力与自重问题,是电动卡车无法回避的技术门槛。目前已上市的电动卡车续航能力有限,应用于长途货运场景较为困难。此外,由于电力驱动技术对货品重量和体积有一定限制,这也将导致货物限载量降低。电池的研发是关键,生产成本居高不下还会接着带来量产与销售的价格限制,尤其是在补贴退坡之后。

根据特斯拉此前公布的电动卡车 Semi 的定价,300 英里续航里程版本为 15 万美金,500 英里版本则需要 18 万美金。不加关税的情况下,人民币价格大约在 99 万元到 132 万元之间。


特斯拉半挂式电动卡车 Semi

沃特玛创新联盟生产的电动解放 JH6,仅电池部分的成本就需要 90 万元人民币,整车价格超过 100 万。

如何解决电动卡车成本、里程及载货量的之间的协调问题,是后续关键所在,但也只是第一步。紧跟着的基础设施铺设(如卡车充电桩建设等)与商业模式运作(如电动卡车的盈利模型还不完善)等问题仍待进一步的推进。

而自动驾驶技术大量应用于卡车的未来也迷雾重重。

技术上,自动驾驶还有很大的升级空间,实现 L5 级别的完全自动驾驶并不容易,服务于自动驾驶汽车普及商用的相关基础设施也有待建设。

沃尔沃卡车自动驾驶产品总监 Hayder Wokil 表示, “我们的自动驾驶策略是缓慢推进,在为用户和社会带来价值的前提下,采用不同的自动化级别。最开始,沃尔沃卡车会在封闭的场景中进行,然后运用所获得发现再在公开道路上展开自动化。”

诸如沃尔沃选择将卡车应用于封闭场景,以降低危险性。但事实上,真正的道路环境如高速公路、城市道路等路况十分复杂,目前的自动驾驶仍然着面临很大的挑战。

此外,在法律与社会风险层面,自动驾驶电动卡车的事故责任认定、法律风险并不明朗,世界各国在自动驾驶立法方面依然滞后,尚未建立完善的法律体系。卡车驾驶自动化曾因对卡车司机造成职业威胁遭到过该群体的强烈反对。根据外媒报道,此前,在拥有 140 万卡车司机会员的美国国际卡车司机协会反对下,美国通过的自动驾驶法案将卡车排除在外。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博主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