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Bigger.COM
因为逼格儿 更有逼格

回顾键盘进化趣史:你见过这些奇怪的键盘布局吗?

了解键盘历史的朋友,肯定知道它是从打字机时代慢慢演化过来的。不过在按键布局的发展历程中,QWERTY 并非一开始就占据上风。即便它已经成为了目前无能人撼动的事实标准,市面上仍可找到一些“非标准按键布局”的产品,比如 AZERTY、JCUKEN、QWERTZ 等。对于某些特殊语种的用户来说,非 QWERTY 键盘在本地语言的输入效率上可能更高。只是在小朋友(以及强迫症)眼中,或许会怀疑这个世界可能出了什么问题。

标准 ASCII 键盘的两个盲触点,让用户的左右手食指可以轻松定位 F 和 J 键。经过适应期后,就可以轻松实现盲打了。

不过本文要为大家介绍,是超出日常认知的一些特殊键盘。虽然你可能一辈子都不想用到,但拓展下见识也是很有必要的。

元音都在主排的 Dvorak:

August Dvorak 觉得 QWERTY 键盘用着很痛苦,所以在 1936 年申请了这项键盘专利,其声称 Dvorak 键盘的输入效率更高。

在使用 QWERTY 键盘的时候,70% 的时间在使用中间排。不过 Dvorak 考虑到了大多数人属于右撇子这个事实,因而将一半以上的输入转给了右手。

Colemak 键盘:

可视作 QWERTY-精简版,两者按键布局仅 17 个不同点,此外有第二个退格键(取代了大写锁定)。Colemak 是 Coleman(发明者姓氏)与 Dvorak 的组合。

其布局不仅仅是针对 Dvorak 的改造,而是尝试解决 Dvorak 的问题,不对 QWERTY 用户产生威胁,迁移的难度不像前者那么高。

QWERTZ 键盘:

作为 QWERTY 键盘的轻微改编版本,QWERTZ 家那篇呢在中欧(德国、奥地利、捷克及附近国家和地)拥有一定的影响力。

之所以将 Z 和 Y 键互换,主要是因为德语中 Z 比 Y 用得多、且 T 常与 Z 何用,所以将两者放到一排。

此外,你会发现上面印有变形元音(ä,ö,ü),以及访问第三级键盘的 Alt Gr 控制键。

AZERTY 键盘:

与 QWERTY 键盘相差不大,适用于大多数法语国家 —— 即便法国与比利时有各自的国家版本,且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它。

字母区顶行的 QW 分别与 AZ 进行了调换,分号与 M 键也进行了互换。如果一屁股坐在 AZERTY 键盘上,数字符号区的功能也会有所变化。

MALTRON 键盘:

看到 MALTRON 的一瞬间,强迫症已经难受得不行了。作为远离 QWERTY 世界的奇葩作品,它的设计充分考虑到了人体工程学,有助于缓解手腕酸痛。

键盘被分成了各个区块,数字区(小键盘)被放在了中间,左侧字母区的主行为 ANISF,右侧主行为 DTHOR 。

这款不同寻常的键盘,是 PCD Maltron 公司在 1977 年的杰作。作为对 QWERTY 布局问题的回应,其竟然找到了一批热情的支持者。

Jcuken 键盘:

在字母表和拉丁语的英文字母完全不同的国家,比如使用西里尔字母的俄罗斯,JCUKEN(又称 YCUKEN、YTsUKEN、JTSUKEN)已成为默认的键盘布局。

常规键盘上的 QWERTY 布局,在同一键盘上得到了保留,但主要用于辅助性输入。

BÉPO 键盘:

BÉPO 是另一款法语键盘,其布局旨在简化和提升效率(类似于 Dvorak)。这种特殊的安排,基于法语的研究统计。

由于将常用键放在了主排,所以一些人感觉更轻松。此外,BÉPO 还有 AZERTY 布局中缺少的其它特色,在此就不赘述了。

土耳其 F-键盘:

没办法,土耳其语的打字机就是这么安排的。虽然 QWERTY 键盘在本土的应用率很高,但 1955 年发明的 F-键盘,还是让本地语言的输入效率有了更大的提升。

C’HWERTY – Breton 键盘:

为了照顾法国西北部地区的布列塔尼语用户,政府在 AZERTY 之外,又在 2003 年推出了 C’HWERTY – Breton 键盘。

与 AZERTY 相比,它将布列塔尼字幕 C’H(发运与德语 ‘ch’ 相似)、Z 与 W 进行了交换。

最后,我们不妨畅想下未来:

Optimus Popularis 是一款贵得要死的任意定制键盘,如果你是一名多语言用户(或数学 / 音乐家),售价 1500 美元的它或许可以派上大用场。

当然,还有一些厂商推出了基于可编程按键或 OLED 触屏的键盘。至于未来究竟怎样,还要看下一代如何改变世界。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博主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