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Bigger.COM
因为逼格儿 更有逼格

2018年业界总结:微软渐失垄断力 谷歌暂时安全

企业级市场蒸蒸日上,几家大型公司占据主导地位,消费者市场停滞不前。

编者按:近年来,每年的12月中旬,著名分析师 Ben Thompson都会对当前的科技行业发展状况进行总结。今年也不例外。非常巧合的是,今年正好遇到了谷歌的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出席美国国会的听证会。基于这一事实,Thompson评论道,谷歌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坚不可摧的,政策监管也不起作用,可是这种主导地位扼杀了创新。但今年在企业级市场上的变化,给了一个新的机会。互联网带来的范式转变,让微软在个人电脑时代的垄断逐渐失效,从而释放了大量的创新空间。那么,什么范式转变会颠覆谷歌的主导地位呢?这是一个目前还没有答案的问题。

这篇文章,有点像一年一度的传统,每年的12月中旬,我都会对科技行业的发展状况做一个总结。比较巧合的是,正好碰上了科技公司的高管出席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会,这次是谷歌的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从表面上来看,和以往没有什么区别。The Verge的编辑凯西·牛顿(Casey Newton)写道:

整个科技媒体团队会时不时聚集在Twitter上,花几个小时在Twitter上直播同一个事件,然后写一系列博客文章,讲述为什么没有重要的事情发生。这一事件被称为国会听证会,今天,我们见证了今年的最后一次听证会。

不过,牛顿精炼的总结漏掉了这个“剧本”中一个很重要的部分:Twitter上的“大V”会抱怨国会议员有多么愚蠢:

任期限制。 我们需要限制国会议员的任期。 如果你没有跟上技术的进步,你就没有跟上社会的进步。 你就不应该再是公务员了。 请吧,下一位。

——Alexis Ohanian Sr. ? (@alexisohanian),2018年12月12日

很难否认奥哈尼安(Ohanian)的观点:国会议员拉马尔·史密斯(Lamar Smith)的提问就像是得了“疯狂的妄想症”。我发誓,这是我在看听证会时写在笔记本上的一个词。

史密斯vs皮查伊

国会议员Smith和他的许多共和党同事一样,担心谷歌对保守党有偏见,他说:

虽然和我所预期的方式并不完全一样,谷歌已经彻底改变了世界。但美国人应该得到客观报道的事实。 互联网平台对保守派声音的压制愈演愈烈,特别是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担任总统期间。

超过90% 的互联网搜索都发生在谷歌或 YouTube 上,他们正在控制我们所看到的内容。 长期以来,谷歌一直因操纵搜索结果来审查保守党而受到批评。

一些组织将支持特朗普的内容标记为仇恨言论,或者在搜索结果中减少了相关内容。移民法的执行也被贴上仇恨言论的标签。这些行动对我们的民主政体构成严重威胁。

PJ Media 发现,搜索特朗普,96%的搜索结果来自自由派媒体。这不是偶然发生的,而是已经融入到算法中了。 这需要(谷歌)高级管理层付出巨大的努力来改变现已植入公司文化的政治偏见。

皮查伊解释说,谷歌不会为了党派目的而操纵搜索结果,这样做不符合他们的商业利益。

很显然,这是正确的说法:谷歌的业务可能是资本密集型科技公司有史以来最完美的例子。 为了提供零边际成本的服务和广告,谷歌在研发和后端基础设施上投入了大量资金。

因此,谷歌受到了极大的激励,要尽可能多地为用户提供服务; 故意对大约50%的用户持有偏见是不合逻辑的。

然而,史密斯并没有被说服,奥哈尼安在推文中,特别引用了这么一段话:

史密斯:你从未因任何类型的操纵搜索结果而处罚过任何一个员工。是这样吗?

皮查伊:单个员工操纵搜索结果是不可能的。 我们有一个健全的框架,其中包括许多步骤。

史密斯:我不同意。 我认为他们可以操纵这个过程。

你还能说什么呢? 任何在谷歌工作的人——实际上,任何曾在一家科技公司工作过的人,哪怕是规模很小的公司——都知道,一名流氓员工不可能操纵搜索结果。 不过,祝你好运,能说服史密斯议员。

谷歌的坚不可摧

不过,我们可以做一个思想实验,假设史密斯议员是正确的,无论是因为管理法令、普通员工的偏见,还是有流氓员工,都能够将谷歌的搜索结果玩弄于股掌之间,让它不喜欢保守党。

解决方案似乎很明确:创造一个竞争对手来服务于对谷歌不满意的那部分市场。 毕竟,这是一家收入1100亿美元,税前利润270亿美元的公司; 高额利润对竞争对手来说意味着巨大的机遇,对吗? 那么,史密斯议员在抱怨什么呢?

问题在于,谷歌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坚不可摧的。这家公司是一个聚合者(Aggregator),到处都是正向的反馈循环:

  • 一个优秀的搜索产品可以赢得用户,从而获得更多的数据和更多的内容供应商,从而获得更好的结果,赢得更多的用户。
  • 更好的广告库存能够吸引广告客户,从而产生更多的数据,再加上总体的用户数量,就会产生更多的广告库存,而这些库存(理所当然地)比其他替代产品更昂贵,从而带来巨大的收入和利润。
  • 巨大的收入和利润使得谷歌可以收购互补性公司(如 DoubleClick),获取新的增长来源(如 YouTube)、进行大规模研发投资(如 Android 和 TensorFlow 等产品),所有这些都有助于加速前两个反馈循环。

结果是,无论消费者的政治派别或对偏见的感受如何,都会使用谷歌,因为这是最好的选择。而且,因为谷歌技术上的优越性,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逾越的公司。从公司的发展历史来看,实现这一点主要是因为互联网的无障碍结构,使其分销和交易成本为零,而不是因为任何一种独特的创新。

支配地位的代价

但是,那又怎样? 谷歌为消费者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服务,而且没有直接成本。 有什么问题吗? 由于为消费者提供了福利,美国反垄断部门很难找到任何把柄:基本上谷歌进入的任何一个市场,它都没有向消费者收取更高的价格,而是在降低价格。

不过,我们必须要问的一个问题是,代价是什么? 今年的一系列国会听证会表明,任何形式的有效政府监管都可能成为代价:不仅谷歌缺少竞争,Facebook也缺少竞争,尤其是在数字广告方面。

但政客们几乎没有什么办法,在最好的情况下,只能含糊地提出一些监管规定,而这会巩固两家科技巨头的地位。最坏的情况,则是提出史密斯式的阴谋论(而且,我注意到,进步党也不会对谷歌和Facebook的内容节制政策和算法感到兴奋)。

同样令人担忧的是,创新越来越少:种子期和后续阶段的风险投资大幅减少,许多研究显示,这大多数都发生在谷歌、Facebook、亚马逊和苹果等巨头公司所在的领域。

此外,风投支持的科技行业从业者比任何其他行业的从业者都更清楚,这并不是因为拥有自上而下决策的大公司天生就更擅长创新。

风险投资的目标是在结果极不确定的想法上下多重赌注,因为弄清楚什么是有效的最好方法,是让市场决定,而不是由中层管理者决定。 然而,如果市场运行不正常,这种策略就不会那么成功。

相比之下,可以看一下企业软件市场:在这里,正在释放出一股由云计算带来的创新洪流,很多创业公司正在挑战那些步履蹒跚的现有公司的产品线。

值得赞扬的是,一些市场领先者,比如微软,正在以同样的方式回应,大幅调整他们的核心战略,发布他们自己的创新产品和服务。

风险投资和IPO市场都被这些企业软件领域的创业公司所主导就不足为奇了:运行良好的市场有它们自己的正反馈循环。

科技行业发展状况

这就是2018年科技行业的发展状况:企业级市场蒸蒸日上,几家大型公司占据主导地位(很可能还会挤压规模较小的公司的生存空间),让消费者市场停滞不前。

与此同时,美国政治派别的双方都在酝酿一种反弹,但由于没有特别好的方法,围绕技术的政治只是变得越来越令人无奈。

不过,有些人可能会说,这一时刻可能很快就会过去:看看微软就知道了。 云计算和移动相结合带来了根本性的转变,这种转变消除了它们基于个人电脑垄断的商业模式。

在这种转变的推动下,它们最近找到了新的核心竞争力。 当然谷歌的统治地位很快就会过去,就像微软一样,对吗?

我不太确定。

互联网时代

微软垄断力量减少,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互联网。突然之间,应用程序可以独立于底层操作系统运行,数据可以独立于底层操作系统存储,从而解除了微软的平台锁定。

这并没有立即对微软产生影响,人们已经习惯于购买个人电脑。但是它创造了一个生态系统,使得像iPhone这样具有开创性浏览功能的设备在某种程度上立即变得有用,而这在其他情况下是不可能的。这吸引了消费者,也吸引了开发者到App Store,其余的就只能成为历史了。

这个故事延伸到企业领域是这样的:不仅越来越多关于企业的应用程序通过云计算提供,而且与微软竞争的公司提供的服务也在更快地支持移动设备,为客户离开微软的平台,转而使用新的服务,提供了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

所有这些都是因为互联网,这是一种范式的转变,我曾多次将它比作工业革命。但是,这种范式转变实际上发生的频率有多高?

是的,互联网从微软手中拯救了这个行业,但是我们能不能确定另一个互联网级别的转变,一个将颠覆谷歌主导地位的转变,即将到来?与此同时,我们愿意承受多少创新障碍和政策失灵?(36kr编译自stratechery)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博主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